推荐资讯

也只有苏锐自己才知道在他从两个打手的中间穿过的掌刀同时挥起然

发布时间:2018-11-18 10:39 浏览:
可是,这次小心谨慎的墨先生也看走了眼!
 
    这一次的北方天地之中,真的迎来了一条茫茫大龙!
 
    此时的气氛已经是剑拔弩张了,火爆的局面随时有可能一触即发!
 
    那些剔骨尖刀,反射着太阳的光芒,让人看到了之后都觉得眼睛被刺的生疼!
 
    冷极扬觉得他已经是胜券在握了,看到这种情况,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我希望你能够明白,如果你真的给脸不要脸的话,那么你所能遇到的结果,可能比你想象中要惨烈的多。”
 
    “离开这里,不要打扰我家人的安眠。”苏锐再度强调了一遍。
 
    他的声音仍旧不大,但是却充满了冷冽的味道。
 
    这种冷冽的感觉可绝对不是谁都能随便发出来的,这是一种充满掌控力的人才能够说出来的话语,这让墨先生的心狠狠的往下一沉!
 
    “如果我不离开呢?你能奈我何?”冷极扬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他不可能被一个和自己年岁差不多的男人给比下去,毕竟男人都是争强好胜的,同辈人之中,冷极扬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
 
    当然,也不知道他的这种自信究竟是从何而来的。
 
    苏锐没有再回答他,而是转向了自己母亲的墓碑。
 
    “妈,对不起,今天要打扰您了。”
 
    他的目光沉静,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歉意。
 
    说完这句话,他竟然双膝一弯,跪倒在地,磕了一个头!
 
    看着此景,墨先生在心中大呼不妙!他看到了苏锐那一脸决绝的神情!
 
    这是要开始玩命了啊!
 
    苏锐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感到抱歉,他不想让自己的母亲被打搅。
 
    在母亲的坟墓前吵闹,在他看来,是一种大不敬的行为。
 
    因此,苏锐从头到尾都在控制着自己的音量。
 
    林傲雪看到苏锐下跪磕头的动作,忽然感觉到鼻子一酸。
 
    平日里很少流泪的她,这一次眼圈竟然又红了起来。
 
    不过,林傲雪并没有拉住苏锐,她知道,这种时候,没有人能够阻挡的了她的男人。
 
    芮喜根也意识到了苏锐要做什么,他连忙说道:“孩子,孩子,快起来啊,咱们万事不能冲动啊。”
 
    苏锐缓缓的站起身来,深深的看了母亲的墓碑一眼。
 
    可是,这个时候的冷极扬仍旧没有觉察到苏锐心中的决绝之意。
 
    这位冷面小阎王嘲讽的冷冷一笑,说道:“真是有胆气,很好,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了。”
 
    在冷极扬看来,苏锐的行为简直无异于自杀!和用鸡蛋碰石头又有什么两样?
 
    苏锐看着冷极扬,拳头已经握了起来,眼睛微微的眯着,似乎并没有什么情绪。
 
    冷极扬轻轻的一挥手,说道:“来啊,去给我把这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家伙给拿下。”
 
    已经有两个人挥舞着剔骨尖刀,朝着苏锐冲了过来!
 
    其实,双方的距离本就已经很近了,这两人跨了两步,便来到了苏锐的跟前!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的身形却陡然消失了!
 
    是的,就是近乎于瞬移的消失!
 
    苏锐的速度太快太快,快到了让这两个打手完全看不清!
 
    当然,就算是他们看清了也是没用的,他们的身体反应速度永远不可能超过视觉成像速度!
 
    在双方的身体交错而过的时候,这两人便感觉到一阵剧痛骤然袭来!
 
    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受的伤,眼前一黑,登时就晕了过去!
 
    整个场间,也只有苏锐自己才知道,在他从两个打手的中间穿过的时候,左右手的掌刀同时挥起,然后狠狠的劈在了两个人的颈部!
 
    如果苏锐再加一些力量的话,那么这两个打手可就不会是昏过去的下场了,他们会当场被折断颈椎的!
 
    然而,苏锐的动作落在别人的眼中,就让他们完全的看不清了!
 
    几乎是在下一秒,冷极扬便感觉到自己的腹部受到了重击!
 
    苏锐的拳头狠狠的打在了冷极扬的腹部!
 
    这一下轰出去,让冷少爷觉得自己的腹腔几乎都要被打的炸开了!
 
    一股强烈的疼痛,伴随着痉挛,以他的腹部为中心,迅速的向四周扩散!
 
    这种剧烈的腹部痉挛,是冷极扬之前从来都不曾感受过的!
 
    他想要控制自己那抽搐的身体,可是根本做不到!
 
    连身体都无法控制,他就算再厉害再狠辣,现在也只能落到一个任人宰割的份上了!
 
    苏锐左手伸出,按住了冷极扬的后脑勺,然后朝下面狠狠一压!
 
    与此同时,苏锐的右膝盖已经猛然抬了起来!
 
    坚硬的膝盖骨和脆弱的鼻梁骨发生了毫无花哨的碰撞!
 
    砰!
 
    一声闷响,让周围所有人的心都狠狠一颤!
 
    冷极扬的鼻梁骨已经瞬间粉碎性骨折了!
 
    以后要是不植入个假体的话,恐怕这哥们永远都是塌鼻梁了!
 
    此时的冷家小少爷已经是满头满脸的鲜血!
 
    他昏昏沉沉,已经是任人宰割了!
 
    “住手,住手!”墨先生见状大惊,连忙喊道!
 
    他们今天真的是招惹了一条过江龙!
 
    如果冷极扬之前能够听他的话,事情又何至于闹到这种地步?
 
    苏锐的身手已经彻彻底底的震撼到了这位风水大师!
 
    墨先生生怕暴怒之下的苏锐会不管不顾的杀了冷极扬!那样的话,一切可就彻底大条了!说不定冷光锋也会迁怒到他的身上!
 
    “住手!”墨先生连忙喊道:“他是先锋会的少主!是冷光锋的小儿子!”
 
    他妄图以先锋会的名头来震住苏锐。
 
    可是,苏锐什么时候在意过别人的身份?如果他真的在意的话,那么今天就不会选择动手了!
 
    砰然一脚踹出,再次击中了冷极扬那不断痉挛着的腹部!
 
    后者控制不住的蜷缩成了一个大虾米,飞出了好几米,重重的摔落在地!
 
    由于这里是处于半山腰,因此在落地之后,冷极扬又连续翻滚了老远,然后仰面昏死过去,满脸的鲜血和尘土!
 
    这几个动作看起来很长,但是真正算起来,也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
 
    秒杀!
 
    苏锐的身形一动,便秒杀了三个人!
 
    墨先生简直焦急无比,他也来不及管苏锐了,连忙来到了冷极扬的身边,试了试他的鼻息,喊道:“快,快来人,把冷少送医院!”
 
    还好,冷极扬虽然昏过去了,但是呼吸都还算是正常。
 
    不过,冷少爷的腹部还在抽搐着,脸上的血污简直让人目不忍视!
 
    看着此景,墨先生的眉头狠狠的跳了跳!
 
    如果那护短的冷光锋见到儿子被打成了这个模样,还不得暴怒到极点?
 
    这是冷光锋最疼爱的小儿子!
 
    在这一瞬间,墨先生的心中闪过了无数的想法。
 
    然而,他还没等到有手下来搀扶冷极扬,就发现苏锐的身形再一次的动了起来!
 
    两个拿着剔骨尖刀的打手妄图偷袭苏锐,结果齐齐被苏锐折断了手臂,踹下山来!
 
    这还是苏锐不想让母亲看到自己太血腥的手段,否则的话,他腰间的甩刺早就出鞘了!
 
    接二连三的有打手滚下了山去!
 
    墨先生连忙喊道:“住手,都别打了,快把冷少送医院!”
 
    可是,墨先生并不是先锋会的人,他的话并没有多少人听。
 
    此时竟然有两个打手好死不死的去攻击芮喜根和林傲雪!
 
    他们看到这一老一女和苏锐的关系密切,肯定无法躲开,想要借此来要挟苏锐!
 
    然而,这直接触到了苏锐的逆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