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可是这里是母亲的墓地他觉得在这里动手实在是太不敬了如母亲和外

发布时间:2018-11-18 10:37 浏览:
 不过这个嚣张少爷的自控能力倒也还算是比较强悍的,他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很有味道而已,等办完更重要的事情,再来慢慢了解这个女人也不迟。
 
    “我在问你们话呢,你们难道都哑巴了吗?就没有一个能听得懂人话的?”冷极扬冷冷的说道:“我的时间很宝贵,快点开个价。”
 
    “开什么价啊!”芮喜根有点着急了:“都说入土为安入土为安,这已经入了土多少年的人了,再来迁坟,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太合适的?只要你们开个价,就能有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冷极扬还真的是按照墨先生的吩咐,摆出了一副“循循善诱”的模样,可是,他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种循循善诱的姿态看起来究竟有多么的嚣张!
 
    “我们不开价。”芮喜根的态度也非常的坚定,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对方的提议。
 
    林傲雪拉着苏锐的手,站在一边,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苏锐的手心在渐渐变凉。
 
    他的手刚刚还热乎的呢,现在就已经那么快的变凉了,说明苏锐的血液在往头上涌。
 
    于是,林傲雪便稍微用力的握了握苏锐的手,示意他先冷静一下。
 
    苏锐明白了她的意思,也反过来捏了捏她的手,示意让她心安。
 
    “老头,我说你是不是想不开啊?”冷极扬嘲讽的说道:“我能给你一大笔钱,这笔钱绝对比你一辈子赚的都多,好好的考虑一下吧。”
 
    “给多少钱也不行啊。”芮喜根这可不是在讲价,而是直接就拒绝了对方的提议。
 
    “老头,你这是在想漫天要价吗?”冷极扬的语气冷冷:“有话好说,开个价,否则我让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等等,等等。”眼看事情要变得大条,墨先生连忙出声了,他来到冷极扬和芮喜根的中间,对后者说道:“这位大哥,是这样的,我们看中了这块地方,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出价买下来,所以想让大哥你开个价。”
 
    说着,墨先生还转脸对冷极扬使了使眼色,示意他先不要开口。
 
    芮喜根还想说什么,结果苏锐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
 
    利用刚刚的两分钟,苏锐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群人的状况,心中已经有了一些计较。
 
    哪怕把全世界的钱都给他,他也不可能用母亲的墓地来交换,这是不可更改的原则问题!
 
    “这里是我母亲和我外公外婆的墓地,他们长眠在此,我不希望看到他们受到任何人的打扰。”苏锐冷冷的盯着冷极扬。
 
    “有点意思。”冷极扬被苏锐这样看着,他忽然从对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一种让他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这种发现使得冷极扬的心里面开始警惕了起来。
 
    在这小小的山村里面,怎么能够遇到拥有这种眼神和气场的年轻男人呢?
 
    此时此刻,冷极扬觉得一定是自己的眼睛花掉了。
 
    是的,也只有这样的解释了——他是在自己说服着自己。
 
    从这一点就能够说明,苏锐的眼神之中已经蕴含着足够强烈的杀气了。
 
    墨先生也觉得眼前的年轻男人有点不太一般,他的心里也开始隐隐的担忧了起来,毕竟,能够准确的找到龙脉的龙眼,并且在上面布出了连心锁之局的,一定不是泛泛之辈。
 
    这次说不好,真的要引出一场风波!
 
    可是,墨先生是知道冷光锋的决心的,他铁了心要用气运来改变这一切,所以,这件事情就算闹出再大的风波也要办成!
 
    他刚想说什么,却被冷极扬一把拉开,这位先锋会的少主直接站了出来:“兄弟,我们很认真的谈一谈这件事情,行不行?”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盯着苏锐的眼睛,目光之中的冷芒和苏锐的眼神撞击在一起,似乎摩擦出了激烈的火花。
 
    看着此景,墨先生的心里面再度咯噔了一下!
 
    难不成,今天真的遇到了一条过江龙?
 
    “我可以很确切的告诉你,这件事情没得谈。”苏锐毫不犹豫的说道:“带上你的人,离开这里。”
 
    冷极扬呵呵一笑:“这么说来,你并不准备接受我的好意了?”
 
    “可笑。”苏锐摇了摇头,对方一上来就颐指气使的要让他把坟墓迁走,这样还叫“好意?这纯粹就是满满的恶意!
 
    “离开这里。”苏锐冷淡的说道。
 
    “如果我说拒绝呢?”冷极扬的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冷笑:“这一片墓地,我志在必得!”
 
    “相信我,你们会为这个决定而后悔的。”苏锐说道。
 
    在他看来,凡是涉及到他自己的事情,那么一切都好商量,但是要涉及到他在乎的那些人,这一切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他的答案就是四个字——没得商量!
 
    “是吗?”冷极扬没想到今天还能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对方竟然对钱完全不感兴趣:“你都不知道我要开价多少,就直接拒绝了,万一知道价格之后,后悔了怎么办?”
 
    “我对你的价格真的不感兴趣。”苏锐的脸上满是冷芒:“我不想看到任何人打搅我母亲的安眠。”
 
    “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冷极扬说罢,打了个响指!
 
    这响指就是命令,命令一下,冷极扬身边的那些打手竟是齐齐的从腰间掏出了尖刀!
 
    这猛一看起来是那种肉摊上的剔骨尖刀,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刀子上面带着血槽!这是拥有放血功能的剔骨尖刀!
 
    基本上只要被捅上一刀,就会失去战斗力了!
 
    墨先生没想到这冷极扬一言不合就要拔刀,他简直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快要炸开了!
 
    这个嚣张的小子,真是要把一切都搞砸了,他难道就不知道,胜败根本就不是人数的多少所能决定的好不好!
 
    苏锐冷冷的看着这个场景,目光之中并没有任何的慌乱。
 
    这种镇定的样子,落在墨先生的眼中,更觉得苏锐此子不简单,连忙说道:“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先把刀子给收起来啊。”
 
    在墨先生看来,如果这一块墓地是强抢而来的话,那么冷家把家族墓地迁到这里,那些死去的先人又能否住的安心?
 
    这才某种程度上,也是会极大的影响到龙脉的气运的!万一到时候这气运大打折扣,难道冷家还要怪罪到他的头上吗?
 
    冷极扬听了墨先生的话,一声低吼:“墨先生,我敬你是我的长辈,但是今天这件事情,我想你还是不要插手了,否则的话……”
 
    冷极扬本想说出一句狠话的,可是话都到了嘴边,却瞬间觉得有点不太合适,停顿了一下,他才继续说道:“否则的话,墨先生,我想我要怀疑你的立场问题了。”
 
    立场问题?
 
    听到这冷少爷居然敢怀疑他到底站在哪一边,这墨先生差点没被气炸了肺,此时的他真的很想大吼一声——竖子,不足与谋!
 
    “我让你让开!”冷极扬看到墨先生居然没动,便再度低吼了一声!
 
    如果放在平常,苏锐恐怕早就要动手了,可是这里是母亲的墓地,他觉得在这里动手实在是太不敬了,如果因此而打搅了母亲和外公外婆的安眠,那么苏锐会满怀歉疚。
 
    而且,大舅芮喜根和林傲雪还在苏锐的身边,苏锐怕一旦真的打起来,他们二人会受到波及,要是那样的话,事情的演变可能就要超出想象了。
 
    被吼了这一句,墨先生悻悻然的让开了道路,他在心中不断的叹息着。
 
    “这冷少的锋芒实在是太盛了,让他吃吃亏也好。”墨先生此时也只有用这种说法来安慰一下自己了。
 
    可是,结果真的是这个样子的吗?
 
    吃个亏是什么问题的,可是,这个亏究竟会有多大,后果究竟会有多严重,恐怕此时的墨先生根本就想象不到!
 
    他也知道,在北方的地界上,先锋会的势力很强大,基本上可以横着走了,就连完颜家族的人也要对他们有所忌惮,所以,虽然苏锐一开始表现出了强烈的气场,但墨先生也打心底不认为他会赢。
可是这里是母亲的墓地他觉得在这里动手实在是太不敬了如果因此而打搅了母亲和外公外婆的安眠那么苏锐会满怀歉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