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这周边大大小小的山寨中就都出现了不少的伤亡

发布时间:2018-05-26 12:14 浏览:
在记者那激动人心的播报之下,电视机屏幕中的车辆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这则消息对于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没有任何的影响,他们还是该吃吃该喝喝,但是对于在大礼堂内的招待人员来说,却是如临大敌,精心准备。
 
    毕竟安国的首脑,会在这里进行一个为期长达一个星期的访问,在这过程中将会探讨两个国家各个方面的后续合作的问题。
 
    做什么都不敢马虎了这一方面。
 
    负责首脑平日里生活起居的,是工作组中最有经验的后勤主管,她手底下选取的接待员工,也是平日里表现的最稳妥的工作人员。
 
    可是这一次的小姑娘,不知道是个人的原因,还是被对方领导人那高大的十分具有压迫性的身躯给吓的,竟然在对方休息上茶的时间里,把己方精心准备的茶叶罐给扣翻在了地上。
 
    随着‘叮啷啷’的一声脆响,偌大的休息间内,就陷入到了一片的死寂。
 
    而那个打翻了茶罐的小员工,则是瞬间就吓出了满满一眼圈的泪水。
 
 192 第五个世界完(求月票!要被超过了!)
 
    这话越说就越跑远了,篱笆外的蓝月亮赶紧把对方的话语打断,说明了自己此次的来意。
 
    “哎,老叔,被你聊的我都差点忘了正事了,今儿个我爷爷又打下来一块地,和那安国的临时朝廷签了协议,以后咱们蓝家寨,就算有了自己的地盘了。”
 
    “从这山谷算起,东到青国接壤的地方,西到平城流水大集,以后可都是蓝家寨的老营了。”
 
    “俺爹和俺娘说了,这是个大事情,让您晚上带着全家人,一起去我家凑凑,得庆祝一下。”
 
    “哎,得嘞,知道了。”应下来的顾铮,就打算回屋找张凤仪筹备点贺礼,晚上一并带过去呢,谁成想,屋内的媳妇张凤仪,听着屋外的聊天声,前后脚的也跟了出来。
 
    她扶着自己因为怀孕大着肚子而被压的有点酸的腰杆,十分纳闷的又问了蓝月亮最后一句:“这事咋不让你爹你娘亲自过来通知呢?也让大家伙粘粘喜气,让山谷中的兄弟们能当面说声恭喜啊?”
 
    看到了自家媳妇出了门,站在一旁的顾铮别提多担心了,他赶紧就跑了两步,上去一把就扶住了张凤仪的胳膊。
 
    “哎呀我说娘子,你这身子越发的沉了,咋出门过坎的不叫我一声?我好扶着你啊。”
 
    “你这要是磕碰着了,出点意外的可咋整。”
 
    “毕竟咱俩的年纪都这样了,又不是几年前身强力壮的时候了,你这岁数还不小心…”
 
    顾铮絮絮叨叨的前半段,张凤仪还好声好气的听着,可是在听到了有关她岁数的部分的时候,她可就不爱听了。
 
    她这岁数咋了,不就是十年后又老蚌生珠的怀上了吗?
 
    自己现如今也只不过是三十出头,还年轻着呢。
 
    自打他们在这安国落了脚,她张凤仪隔年就只生了顾小苗这一个小丫头,自此就没有再开怀。
 
    两个人包括顾家爹娘,都认为他们顾家的子孙缘分,也就到这里了,每个人也就满心满意的看顾着那两个小的。
 
    谁成想这十年过后,正是他老顾家的生意往外发展的最关键的时期,她张凤仪的肚子里又突然揣上了一个呢?
 
    “咋啦?”不满意的张凤仪立刻就打断了顾铮接下来的话语:“我身体好着呢,再说了,这孩子疼我。”
 
    “怀他的时候就悄无声息的,不疼不痒,我还能吃能睡的长胖了几斤。”
 
    “这临到生产的月份了,也没让我疼的厉害,更何况自打他进了我的肚子,你自己说,咱们家的生意好到了什么程度?”
 
    “咱家的最近新买的庄子是不是又增产了?我跟你说,他就是咱们老顾家的福星。”
 
    “能给你这个当爹的也带来运气的。他的小名我早就想好了,就叫福娃。咋样,他爹?”
 
    呵呵,书页外的顾铮连连摆手,希望委托人千万别同意。
 
    这名字太有代入感了,满头红毛。
 
    可是书页内的顾铮却是笑的合不拢嘴:“还是俺家媳妇有文化,名字起得就是比俺的好听。”
 
    一旁被忽视了很久的蓝月亮,咳嗽了两下,摸了摸他头上盘着的蓝色裹巾,有些疑惑的问到:“顾叔,顾婶,你们还想不想知道俺爹娘为啥没来的原因了?”
 
    “要是现在你们不得空,那我这就走了啊,顾狗蛋这时候应该下学了吧?我去书堂里等他下学去!”
 
    “哎哎哎,你别忙着走,和婶子说说,他们是咋地了?”
 
    能咋地?
 
    这安大虎自从入赘了这蓝家寨了之后,那生活过的可是鸡飞狗跳,热闹极了。
 
    他们蓝家寨,不但用另外一个蛋蛋也被箭头戳透了的铎多,换了青鞑子的不少物资银钱,让疆人吃足了绑票的甜头。而且等到青鞑子退走了之后,他们就更加无耻的翻脸不认人了。
 
    寨中的人隔三差五的就开始寻摸着绑鞑子的人,那些派来接管地方政府的官员,下来寻访民生的小吏,都成为了他们下手的对象。
 
    真是把蚊子腿肉也不嫌少的精神,给发挥到了极致。
 
    在青鞑子没有在中原彻底站稳脚跟的时候,对方也就忍了。
 
    可是只不过两三年的功夫,人家鞑子就过来打击报复了,用的还是汉军旗的人,让你抓人了也没用,不值钱,不赎人了。
 
    其实这都不算什么,大不了就是蓝家寨少了条财路,可是接下来青鞑子腾出手来继续做的事情,就太夸张了。
 
    早知道那个两个蛋蛋全无的铎多会那么的疯狂,当初真应该将他直接弄死算了。
 
    当然了,直接弄死了,就变成衮而多疯狂了。
 
    这人被赎回去了之后,就再也不回北地了,直接在和疆民们杠上了。
 
    别管是他的亲大哥,还是驻守在当地的其他旗的统领们怎么劝服,铎多就好像是重新的找到了他做人的目标一般的,将剿匪当成了他毕生的事业,并打算将其贯彻至自己的终身。
 
    自家旗下的军队金贵,也不适合这里的丛林作战,但是那边不是还有不少的大月国的降兵加入吗?
单兵侦查,也架不住用人数堆出来的鞑子一方啊。
 
    所以,不出半个月的功夫,这周边大大小小的山寨中,就都出现了不少的伤亡。
 
    对于人口本就不怎么兴盛的寨中人来说,这就是肉疼极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