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平城的弯弯曲曲的小径,也早已经被足够能够跑开马车的黄土路所代

发布时间:2018-05-26 12:09 浏览:
 一旁老道的主管,在这个时候也只能挺身而出,为自己员工的失误,来赔礼道歉了。
 
    “对不起,实在抱歉,我这就让人去换新茶,希望顾总理不要介意。”
 
    而坐在仿八仙椅形的沙发上的顾安国,则是朝着他身后的保镖挥挥手示意,不用太过于大惊小怪,反倒是十分和善的朝着那个小员工笑了一下。
 
    “没事,说起来,咱们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
 
    “顾总理的z国话说的真好,连这里的俗语都知道。”在对方有些鼓励性的笑容之下,那名小员工突然就感觉不到怕了。
 
    虽然这位首脑是她所见过的罪魁梧壮实的领导人了,但是他笑起来却是很热踏实温暖,一点都不吓人。
 
    所以,她才鼓起勇气的接了对方的一句话,在她将这句话说出口之后,才觉得自己是真的失礼了。
 
    一旁的主管的脸都快绿了。
 
    但是对面的顾安国却并不在意,他反倒是哈哈的笑了起来,接着小员工的话就往下说了下去:“那是当然,如果真按照祖上的三代的往上推,我们家算起来还是济城人呢,咱们算是半个老乡呢。”
 
    “要是不信,我们家的家谱中还记载着呢。”
 
    “想当初顾家是青国建国的那阵子,跟随着大月国的难民,后迁到安国的地界中的。”
 
    “认真算起来,我们家可是卖面条发家的呢,现在安国的顾氏分支里,还有一个开全国连锁店的家伙呢,哦,卖的招牌面条就是你们济城的打卤面。”
 
    “怎么样,家谱里的记事,它可不是戏言了吧?”
 
    “真的啊..”
 
    这一秘闻的披露,让一直站在小员工身后的主管,以及顾安国身后的一众保镖们,都支棱起来耳朵听着。
 
    这可是以前从来未曾听说过的消息呢,能在这里听到如此亲切的领导亲口跟他们闲聊道出,可真是幸运。
 
    因为顾安国的放得开,这个休息室中的氛围瞬间就柔和了下来,一阵爽朗的笑音飘过,渺渺荡荡,透过空气,穿越时间,就虚化了属于第五世界的镜头。
 
    时空一转,地域一变,大明湖的水依然是碧绿的醉人。
 
    经过这里的游客们会驻足拍照留念,却没有人知道,沧海桑田间,就在距离这里东边几里地的地方,哪里曾也伫立过两个光秃秃,却相互依附着的小坟包。
 
    一个书为林威远,一个名为唐三才。
 
    这两个曾在济城中籍籍无名的汉子,在属于大月国的史书中,却有着专门为其注明的一笔。
 
    就是这两个人,在全国性的抵抗或是灭亡或是转入地下的时候,在最后的那一时刻里,还是义无反顾的举起了反抗的旗帜。
 
    但是就是这种一城一地,几兵几卒的反抗,却被这两个传奇的人物,坚持了整整十年。
 
    他们就像是神出鬼没的幽灵,在青国建国初期,哪里有动荡,哪里就有这两个的身影。
 
    就算到青国安定下来的时候,也没有听说过哪个将领在哪次围剿中,将这两个人俘获了。
 
    而最终,当百姓们开始安居乐业的时候,这两个人的名号,才自动的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让随时都在严防死守的各级衙门们也是一头的雾水。
 
    真是做到了我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境界。
 
    对他们的行为不理解的人千千万,但是这其中却不包括顾铮。
 
    他看着随着镜头的下拉,就看到了越来越憋屈阴暗的地下,在厚厚的土层压实的马路下方,有两个并未引起人注意的小空包。
 
    在那里,没有恐怖的尸骨,没有憎恶的蛆虫,只有一套因为年代久远并常年埋在地下,而被腐蚀的破破烂烂的全套衣帽。
 
    在那层层的衣物的包裹里,有一把同样干巴巴的泥土,静止在这个空间中,不知道是在缅怀着什么。
 
    如此没有标记的场景,顾铮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衣冠冢。曾经的林威远在分别的时候,嘱托过顾铮在他有生之年中要办的事情。
 
    看来,委托人或者是他的后人,在国家安稳了之后,也曾经偷偷摸摸的返回济城之内,替林威远完成了他最后的心愿了。
 
    这样就好,总不算辜负了他那分别时的嘱托,以及对方赠与顾家人的一腰带的金银。
 
    又了解了一桩心愿的顾铮,接下来在看着回放时更轻松了许多。
 
    你说你这顾家的后人,都混到了一国领导人的阶层了,你连当初的一个衣冠冢都不给人家立上喽,这也不合适不是?
 
    这不,时间就开始随着坟墓的落下,开始缓缓的倒退,一直退到了,顾铮才刚刚返回现实的那个年月之中。
 
    只见还是那个他曾经只住了一晚上的小山谷,在回放里早已经大变了模样。
 
    原本只有三间孤零零的小木屋,现如今已经被扩建成了一排,错落有致,仿佛已经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村落一般。
 
    而那个通往平城的弯弯曲曲的小径,也早已经被足够能够跑开马车的黄土路所代替,在这上边,时不时的会有行人们赶着牛车经过。
 
    此时正是饭点,这山谷子里,冉冉升起的炊烟,就像是点燃了一个信号一般,让晚归的人们,步履快点,在加快一点。
 
    “顾铮叔,叔,你在家不?”
 
    一个半大的小子,带着南人特有的黝黑的脸庞,就从顾铮家的篱笆院外,探头探脑的往里边一看究竟。
 
    而应着声出来的这个世界的顾铮,则是从早已经从三间木屋翻成套院的门内,走了出来,在看到了来人之后,就露出了最真挚的笑容。
 
    “哎呀,是蓝月亮啊,咋的啦?找叔啥事啊?咋不见你爹呢?”
 
    被叫到的男孩,脸上就是一赧,赶紧打断了顾铮的话语:“叔,不是说过好多遍了吗?不许叫我的大名,还月亮呢,女里女气的。你还是叫我的小名,强子吧。”
 
    “这孩子,还嫌
 
    他等脱离的这一天等了好久了。
 
    在翻山来到山谷中,他没等到。
 
    在张凤仪要求他赶紧困觉的时候,他还没等到。
 
    直到他将所有的大事都安排好了之后,这个躲懒的委托人,才蔫不出溜的冒了出来。
 
相关阅读